后来楼台不再风凄惨,
欲抱伞来待子回,
无奈,哀叹。

三岛樱桥

有位姑娘 0.0

有位姑娘 0.0

南方的夏天总是很热,连绵的雨,可怕的高温,连胡杨树都缩起来了。每个人身上都是汗水的味道,咸涩的,在阳光下,晶晶亮的,反着光的。

年近三十的朴小姐捏着鼻子把湿透的内衣扔进洗衣机里。“也许我应该把空房间租出去了,”朴小姐摁着按钮想,“空荡荡的,只放了一台洗衣机,怪吓人的。谁会给洗衣机安排一个空房间呢?”

可是一般的房客都很讨厌。他们会弄坏她的真皮沙发和洗衣机,或许还会打碎几个景德镇的瓷器;他们带来的小孩会偷她的钱,烟和茶叶。真要赔钱了,总要对峙个三四星期,导致老板扣她的工资。朴小姐的心情会变得很差劲,然后冷冰冰的让房客立即滚蛋。久了也就不愿意租房给他人了,主动意义上的。偌大...

© 三岛樱桥 | Powered by LOFTER